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美智库鼓吹美日关键技术合作

2020-04-25

美智库鼓吹美日关键技术合作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4月18日报道,美智库大西洋理事会日前发布《新兴技术与美日防务合作的未来》报告,提出美国和日本需要在防务技术领域扩大合作,特别是发展有助于遏制他国的4项技术。有分析指出,从现实情况看,美日能否像报告期望的那样紧密合作尚存变数。

聚焦高精尖领域

报告称,无人系统、高超音速/超高速导弹和人工智能的军事应用,是美日防务技术合作的三大关键领域。报告从4个方面作出解释。

首先,未来战果主要取决于上述技术的发展应用,它们全部与日本防卫省2019年11月公布的6类重点研发项目直接相关。今年3月,日本防卫省还首次公布超高速滑翔弹和高超音速巡航导弹发展路线图,对与他国合作持开放态度。

其次,发展上述能力有助于日本解决远距离投送和人员不足问题。高超音速导弹飞行速度超过5马赫,可用来“保卫离岛”;无人系统提供了长期监视这些岛屿的高效费比方案;人工智能技术能够帮助日本更好处理和使用搜集到的信息、提高效率,应对人口减少的危机。

再次,无人系统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多样性,为两国合作提供更多机会,同时不会引起对技术转让和削弱产业基础的担忧。日本在这些领域拥有一定的实力,具备合作基础。

最后,人工智能技术和无人系统的创新发展更多依赖私营企业。日本与防务相关的优势技术,如材料科学、机器人技术、电池和机器学习等主要源于商业公司。这有利于美日商业公司开展合作,进一步扩展双方的合作渠道。

联合发展“双赢”技术

在明确“三大领域”后,报告提出既符合美国战略目标,又符合日本地区利益,且双方均具备工业能力的4项技术。

无人机蜂群技术和“忠诚僚机”技术。报告认为,五角大楼多年来一直在研发可供战斗使用的无人机,其“忠诚僚机”具备很强的自主性,可与有人驾驶战斗机协同作战。蜂群技术是无人机领域另一投资重点,它依靠大量小型无人机编队实施侦察、打击等任务。早在2016年,日本防卫省就对这两项技术表现出兴趣。

无人水下航行器及反潜作战。报告称,过去10年,美国在相关领域加大投资,日本也研发了民用版无人水下航行器。

支持人工智能的综合训练环境。美日经常开展联合训练,2016年曾举行联合虚拟训练,两国可在机器学习、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领域加强合作,发展通用的虚拟训练装备。

反无人机技术。鉴于近年来无人机在战场上的广泛运用,各国纷纷研发反无人机系统。日本方面目前正在测试用于反无人机作战的“大功率微波系统”。

合作存在现实挑战

美日在军事技术领域一直保持合作,此次提出在三大领域加强合作似乎顺理成章,但报告同时承认,想要落实此计划仍存在挑战。

报告提议的4类技术未必是美日防务合作的最佳契合点。该报告两名作者中有一位日籍学者,他显然更关注日本装备发展需求,提升日本的军事实力,没有仔细考虑美国的作战需求和兴趣点。所谓的合作发展,更像日本在“占便宜”。此外,其中一些项目带有明显的攻击性,美方或许会有所顾忌。如高超音速导弹属于典型的进攻性武器,报告却将其包装成保卫所谓“日本离岛”的防御性武器。显而易见,美国并不想日本过度发展进攻手段。

日本缺少与美国平等合作的技术筹码和资金。两国之前虽在武器研发领域有不少合作,但主要由美国主导。如日本F-2战斗机就是在美国洛-马公司协助下,对F-16战斗机进行放大、修形而成,核心技术来自美国。而且,洛-马公司向日本输出的F-16有关技术,已非最先进的技术。两国合作研制标准-3 Block2A反导拦截弹时,日本主要负责2、3级火箭,蚌式头罩和姿态系统的研发,并承担1/3研发费用,关键核心部分仍由美国公司操刀。

在涉及核心技术共享时,双方均心存芥蒂。如美国可以向日本出售C-2运输机所需的CF6航空发动机,却不愿助其提升发动机研发能力。同样,日本东丽公司的碳纤维一直独步全球,美国很多军民用飞机均使用这种材料,但日本不会向美国提供该产品的核心技术和生产工艺。两国在进行防务技术合作时,难免各留一手。

(责编:陈羽、岳弘彬)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